北京兒童醫院

官方微博|APP下載| 加入收藏| English
首頁 >醫院新聞 >媒體關注 > 正文

【光明日報】“唯有傾盡全力,才不負患兒性命之托”
2019-05-21 10:24:27 來源:光明日報 浏覽次數:

——记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

本报记者 詹媛

【中國好醫生】

編者按

醫者,總是心懷大愛,或是無影燈下的廢寢忘食,或是診室裏的精研極慮,即使偶得空閑,仍需不斷鑽研業務提高醫技水平,如此方能護佑億萬百姓的健康和生命。

我国拥有四百余万的医者队伍,他们用行动诠释着“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职业精神。他们中有享誉国内外的名医大家,也有长期耕耘在临床医疗一线的專家,还有扎根基层的普通医师。

爲此,本報特開設《中國好醫生》專欄,還原醫者的日常,講述他們和患者之間的故事,以表達我們的敬意!

“孩子发烧一直吐,现在都不说话了……”“大夫您快点给看看,孩子玩火烧伤了面部,赶紧处理下吧……”5月20日下午两点,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裏充斥著孩子的啼哭聲和焦灼的家長,還有忙個不停的醫生和護士。

“你永遠不能預知下一個孩子是什麽樣的病情,這就是兒童醫院急診科的压力。”好不容易稍有时间脱身接受采访的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說。在急診科近4年,她已經習慣了“麻煩”隨時到來。然而,工作量再大,救治再困難,王荃對每一個來急診科的小生命總是飽含溫情。“唯有傾盡全力,才不負患兒性命之托。”她常以此來勉勵自己和急診科的每一個醫生護士。

“兒科急診不好幹,也得有人幹”

曾在北京兒童醫院重症醫學科工作的王荃,最初被調任急診科时,同行们和家人都替她皱眉头: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是以工作量大、病人病情危重程度高而聞名的。而且,兒科曆來被稱爲“啞科”——小孩子說不清到底哪裏不舒服,很大程度上需要醫生根據經驗先做出判斷,對醫生的經驗和應急處理能力的考驗更甚于普通急診科

“其他科室的醫生一般先診斷再治療,或者說邊診斷邊治療;急診科需要邊救命邊診治,或者說是先救命再診治,這個過程恰好反過來。”王荃最初也很猶豫,不確定是否能夠勝任新角色。

“兒科急診不好幹,也得有人幹。”王荃還是抛開猶豫,走馬上任。盡管做好了心理准備,但兒科急診的巨大壓力最初仍然讓王荃非常焦慮。“一方面是來自急診量的壓力,我們要盡快解決所有患者的問題;另一方面是來自醫療安全風險的壓力。在急診科,患兒不會主動和你交流,也很難做到主動配合,溝通、檢查都需要花費更多時間。”王荃坦言,孩子起病往往比較隱匿,不容易被發現,同時病情變化快,也沒有大人“能扛”,這些都對兒科醫生,尤其是兒科急診醫生提出了更高要求。“到了周末休息的時候,心裏還是不踏實,我一定會打電話問,有沒有什麽特殊情況。”王荃說。

上任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近4年時間,王荃帶領著急診外科11人,急診內科19人的小團隊,每年要接診來自北京市和全國各地的患兒近20萬人次,每年搶救急危重症患兒超過2萬人次。在人員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通過王荃的努力,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的效率極大提升,收住院的患者從2016年的4725人次提升到2018年的6852人次。在2017年,急診滯留超過72小時的患者比例比2016年下降了50%,更多來急診的危急重症患兒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了診斷和治療。

“看到一個小生命被救過來,一切都值了”

多年來,王荃一直戰鬥在搶救患兒的一線,對搶救工作有著更深體會:當疑難重症患兒來到急診科的時候,每一分鍾都是生機,需要醫生在最短時間內判斷基本病情。

“遇到危重症的時候,家長著急,孩子忍不了,醫生必須要靠自己的雙手、眼睛、耳朵來判斷,盡快診斷病情。”王荃说,在北京兒童醫院,急诊量大,外地患者多,患者心情之迫切可以理解。这时候,医生不仅要有高超的专业水平,还要展现自己的综合能力,“一要有技术,二要冷静,三要耐心,缺一不可。”

從事兒科醫療工作20余年的王荃,实际上早已苦练好了“内功”——她先后在新加坡竹角妇女儿童医院、美国纽约Morgan Stanley儿童医院进修学习,不仅在儿童危重症疾病的诊疗及机械通气等方面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还参与了《实用儿科学》(第八版)、《儿内科疾病临床诊疗思维》等书稿的编写及《罗森急诊医学》《儿童感染手册》等专著的编译。

医技高超,诊断精确,处事果断,能啃“硬骨头”,是大家的“主心骨”。这是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張成晔王荃的評價。

張成晔還記得王荃曾經憑借過硬的診斷能力,搶救了一個症狀極不明顯的暴發性病毒性心肌炎患兒的性命。那是天快亮的時候,一個患病毒性感冒的八九歲女童來就診,來急診時臉色和嘴唇發白,身體乏力,再無其他症狀,家長覺得孩子沒什麽大問題,也許回家睡一覺就好了。恰逢王荃上午例行查房,她发现孩子精神反应差,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脏,立刻觉察出问题没那么简单。“心音特别低钝和遥远,不對不對,快上心电图。”王荃立刻指挥道,心电图显示果然不對,三度房室传导阻滞。

“高度懷疑暴心,暴心。趕緊聯系心內科,快去藥房取大劑量激素。”王荃急了,快速發出一系列指令。急診科的醫生一聽“暴心”,立刻飛奔行動,大家都知道這是致死率極高的突發性心髒危急重症,能不能搶救過來就在分秒之間。果然,女童很快出現手腳發涼等心肌壞死的症狀,但由于王荃高超的診斷技術和果斷的用藥,孩子得到了及時的搶救,最終康複出院。

“多虧了王荃主任,這個孩子真是撿回了一條命啊。”回憶起這件事,張成晔心有余悸之余,更多的是對王荃醫術的佩服。“在那麽嘈雜的環境裏,她能准確聽出心音有問題,實在是讓人歎服。”張成晔说,“而且她每一次的判断都是對的,几乎从来没错过,这你能想象出来吗?”

醫學也有局限性,在急診科這個常有生離死別的地方,有些孩子突然走了,王荃也会替那些努力好久、坚持好久的家长们感到深深的难过。“见多了生死并不意味着對生死麻木,生死是永远也无法见惯的啊。”王荃感慨著,正因如此,“看到一個生命被救過來,走出急診這扇門,他又能正常地生活了,偶爾聽到他長大的消息,你會覺得,一切都值了”。

“我們更應該關注生病的孩子和他們背後的家庭”

孩子生病,家长最着急。急诊患儿的家长,往往因为孩子病情急、病情重而更加焦灼和暴躁,對医生、护士的态度也往往更加急躁。

對此,王荃的态度是既要温柔又要坚强。在她看来,家长与医生對于医学知识有不對等性,还需要慢慢改变观念。

“沒有精湛的醫術,治病救人就是一句空話,但僅僅關注疾病是永遠不夠的,我們更應該關注生病的孩子和他們背後的家庭。”這句話她常常挂在嘴邊,也是她行醫的准則。

王荃的真心也換來了患兒和家長們的真誠。有一次,王荃亲自陪送病危患儿进行CT等检查。患儿家长看她太累,特地为她准备了一瓶饮料表示感谢,孩子妈妈说:“大夫,我知道做CT有射线,對身体不好,您还亲自陪孩子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为了抢救孩子您费心了,谢谢您!”

王荃看來,那些走進ICU、急診室的患者們,把生命交給了她,而當他們康複離開後,一段又一段奇妙的緣分也就此生根發芽。

前不久,一位12年前她曾搶救過的小姑娘突然來看她,感謝當年罹患重症時候的救命之恩,盡管12年未見,相見依然親近。這個小姑娘還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裏寫道:“我該有多幸運能遇到王大夫,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那救命之恩呢?致敬像王大夫一樣的醫務工作者!”

對于王荃來說,她最快樂的時候是見證患者在醫生手下起死回生,看到病人又回到正常生活中去。“能夠讓他們滿意地離開,做什麽都值得,這或許是做醫生最具吸引力的地方。”王荃說。从医23年,她把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儿童医院,将青春和梦想倾注于儿科急重症事业。在她看来,学医是自己的选择,而“这个职业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你总是可以帮助别人!”

(本报记者 詹媛)


上一篇: 【人民日报】让孩子带笑回家——记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王荃

下一篇: 【健康報社】過敏性哮喘:“與衆不同”怎麽辦

返回

頂部